.

Russian Orthodox Mission Society of st. Serapion Kozheozersky

.
Русский
ru
Azərbaycan dili
az
Gjuha shqipe
sq
English
en
العربية
ar
հայերեն
hy
Afrikaans
af
Български език
bg
Cymraeg
cy
Magyar nyelv
hu
Việt ngữ
vi
Dansk
da
עִבְרִית
he
Bahasa Indonesia
id
Español
es
Íslenska
is
Gaeilge
ga
italiano
it
Қазақша
kk
Gĩgĩkũyũ
ki
zh
한국어, 조선말
ko
Κurdî
ku
Кыргыз тили
ky
Latviešu
lv
Lietuvių kalba
lt
Македонски
mk
Bahasa Melayu
ms
Malti
mt
Монгол хэл
mn
Deutsch
de
Nederlands
nl
Norsk
no
język polski
pl
Português
pt
Limba română
ro
Cebuano
ceb
Српски
sr
slovenčina
sk
kiswahili
sw
Tagalog
tl
Тоҷикӣ
tg
ภาษาไทย
th
Тыва дыл
tyv
Türkçe
tr
اردو
ur
Ўзбекча
uz
فارسی
fa
suomi
fi
Français
fr
हिन्दी
hi
Český jazyk
cs
Svenska
sv
eesti keel
et
日本語
ja

Реквизиты для пожертвований:

41001409981867

什么是最重要的 作者:大司祭弗列比德弗和修道院长亚历山大

梁家荣 中译

悲剧 我们世界的两面性


从早期的孩童时期,我们常常要面对一个不愉快的事实——我们所居住的世界是两面的,是对立矛盾的。

一方面,世界是宏伟与美丽的。我们为自然界的美丽、广阔以及它的亲切所陶醉。生活以它的神秘与无限的可能召唤我们。有时我们感觉在我们的内心有着强大的精力与能力。我们认为万事万物是为了我们的幸福,快乐和进步而被设立的。

与此同时,我们一直要面对另一个事实——很多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许多美好的事物却是以毁灭和死亡而告终。自然界有暴风雨,地震,干旱与瘟疫,植物与动物因此而受损害甚至死亡。在人类社会,我们看到欺骗、纠纷、抢劫、暴力与战争。在家庭里,我们看到敌意与争吵。甚至在我们自己内心也常常感到烦燥与不安。我们因疑惑而倍受困扰;我们由于意想不到的麻烦与失望而受到影响;因疾病我们无法去完成我们既定的活动。这样看来,世界上是没有什么事情是可靠与永恒不变的了。名誉不会永存。财富从我们手指间悄然溜走。幸福的稍纵即逝以及随之而来的长久空虚与毫无目标。外在的物质使人厌倦。朋友欺骗我们。爱人出卖我们的信任。梦想无法成真。短暂的喜悦之后随之而来的是空洞与不满。年轻被老龄替代。死亡出现在人的每个年龄阶段,将人类的希望和计划化为泡影。

世界对立与矛盾的看法的原因是什么呢?为什么世界看起来是一只手给予,不料又从另一只手又夺回呢?为什么它建立了却又拆毁呢?是否有可能它给予我们快乐的时光只是为了使我们以后的时光更失望痛苦呢?是否世界吸引我们只是为了打击我们?是否它给予我们生命的快乐只是为了过后残忍地以死亡让我们悲痛呢?

此外,如果世界按照它的自然的二元性,就象原子粒子的正负电荷,那么为什么我们人类,作为世界有机体的一部分,不能使我们自己与这二元性协调,反而要渴望完全的和谐与有秩序?即使死亡与衰败如生命与发展一样自然时,为什么在我们的内心对生命与无限的快乐有如此炽热的渴望?而且,不管我们怎么告诉自己多少次有一天我们所有人都将死去,而且死亡是每种生物的自然终结,对这种想法我们有一种根深蒂固的潜意识地抵抗;我们要求生命的延续,即便当生命与难以置信的努力与苦难连系时。

原来世界上最大的矛盾在于我们自身。我们自然界有某些方面不是按照物质世界的规律去思索和感知的,而是依据某种精神理念。这是为什么人类从来不与毁坏与死亡这两个事实妥协的原因。他们常常保留那些不自然与无法接受的事情。也许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的每个人,想要住在一个没有矛盾的世界,一个和谐与公平规则的世界,一个欢乐不因悲痛而黯淡的世界,一个生命无终止的世界。

是否如某个哲学家宣称的(如柏拉图,他的世界观),我们的灵魂曾经停留在其他某个更好的世界,那里充满着和谐,然后灵魂不按它自己的意愿陷入这个不完美的世界,因此它潜意识地渴望着理想的世界?这种可能性是令人神往的,它可能部分地解释为什么人类感觉不满足,但是它难道不只是一个梦吗?

信仰存在于上帝,在于他的无限仁慈与力量,向我们暗示了他使我们幸福。正是上帝给予了我们对完美和获得幸福难以抑制的欲望。因此,必然存在另一个世界,一个比我们更好更完美的世界。但是它在哪里而且我们如何到达它呢?

基督教能给予这个最重要且不断受到质疑的问题清晰而精准的回答。它毫不含糊地断言确实存在另外一个更好的世界,称之为天堂或者天国,天使与正义的灵魂居住在那里。它是一个没有矛盾与不公平的世界;也没有罪恶、暴力、疾病与死亡。这是一个总是有着永无止境的生命以及和谐的世界。那里所有理性的人们受到他们创造者给予生命之光的启明,不断地注视着他荣美以及喜悦于他无穷的慈悯。

上帝为这个物质世界创造出了善良,生命与幸福,但是罪恶却歪曲并腐化了这个形象。

罪恶来自哪里?

《圣经》告诉我们在人类出现之前,或许在宏观的宇宙世界形成之前,悲剧就已在神灵的世界产生漫延。上帝创造其中最高的天使之一,路西法或称为晨星,因骄傲而变得自我膨胀,结果他认为他是所有天使中最聪明,最强大而且最漂亮的,以致他不再需要他的创造者,并没有义务为他服务。路西法的目标就是使自己成为上帝的一种,成为其他天使崇拜的对象。在这之后他在天堂上发动了反叛并赢得了天使世界里某一部分叛逆天使的支持。就这样,路西法之后被称为撒旦,或者魔鬼(意思是指诋毁),正是最罪恶,骄傲,自满的始作俑者,是其他一切罪恶与堕落的基础。路西法试图建立一个脱离于上帝之外的“自由”与“独立”精神的国。但是这个国度,建立在罪恶的基础上,是肯定会失败的,也就是人所共知的地狱或者无底洞。而不是光明灿烂的天堂,它成了一个不可测知的黑暗与无止境的苦难之地 。它变得如此可怕以致于堕落的天使他们自已,恶魔或者魔鬼,也害怕它,并希望逃离它,如逃离监狱。[1]

魔鬼不满足于在纯洁灵魂世界里已造成的悲剧,也不满足于它自己建立的王国。因为它憎恨上帝以及上帝所创造的一切,于是它决定把邪恶带给上帝所创造的万物之王,即阿达穆(亚当)。为了这个目的他假扮成一条毒蛇的样式然后引诱阿达穆与夏娃(厄娃)违犯上帝的戒律,通过偷吃禁果2。他是一个巧妙的诱惑者;他确信如果他们吃了识别善恶树的果实,他们将变得无所不知与强大,就像上帝。他以曾经欺骗自己的想法欺骗了他们:在没有创造者的前提下,可能突然变成像上帝一样,甚至能与创造者相抗衡。因此,人类因毁灭路西法的罪恶而同样遭到毁灭:这罪就是傲慢与自恋。

这样,罪恶的悲剧从天使的世界里传递到我们的物质世界,结果我们的俗世的生命里充满矛盾,悲伤和堕落。由于堕落,阿达穆与上帝失去了他们的关系;他们被剥夺了他们在天堂里的生命,然后变成凡人。最糟糕的是,罪恶的传播,就像液体从一个被污染过的源泉中流出来,传递到他们的后代子孙,以致从此以后所有的人类与生俱来就有罪的天性。阿达穆与夏娃的后代,倾向于罪恶,采取最容易的方法,然后开始干各种邪恶的事情,伤害,欺骗甚至互相残杀。这种罪孽深重的生活方式造成人类的良知变得越来越黑暗,以致于最后他丧失了他的制造者真正的构想,以各种各样偶像的形式,转而开始崇拜他自己的手工作品,,包括实体和虚体的。(如贪婪,世间的利益,奢侈,俗世的名誉和各种各样肉体的快感)。

堕入邪恶的人越多,魔鬼就变得越强大,很快邪恶的创造者就开始运用残酷的手段控制人类。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由上帝创造的我们美丽的世界,代表着他的最高级的创造物,以上帝的肖像创造出的人类,陷入罪恶的状态,为仇恨、谎言,不公正所统治,遭受苦难与死亡。更糟糕的是,人类在不幸中是完全无助的,无法摆脱罪恶的桎梏从而转向上帝。阴险的魔鬼希望使这个曾经漂亮,由上帝创造出来的世界变成地狱的复制品,通过巧妙地利用人类的软弱与情欲。

唯有创造者,我们亲爱的天父才能把人类从令人绝望的境界中拯救出来。当人们完意识到自己的无助时,并且当他们的心智足够成熟地来接受一位救世主时,他差遣他的儿子,仍然是一个上帝且与父本为一,进入这个世界,由圣灵降下,取了最纯洁无玷的人类之女儿的内躯,即永贞玛丽亚。他变成了一个人,除了无罪之外,其它都与我们无异。

他来到我们中间的目的是要把我们从魔鬼的奴役与罪恶的桎梏中释放出来,并把人类引入灵命更新的途径上,带回到上帝面前,蒙受永远的福泽。

救世主只有基督

“我是道路、真理、与生命”[2]。

基督是道路

大约2000年前,在古以色列国,由上帝决定及先知们所预言人类历史的这一刻,世界的救世主出世了——耶稣基督,就是那位被古老的先知们所预言的弥赛亚。

因他的道成肉身,一个伟大且深不可测的奥迹实现了。在上帝之子这一个位格中存在两种一致的天性:他的神性,在之前的所有时间里所显现的,还有他所呈现出的人性,他在各方面都变得像我们一样。

居于人中,基督耶稣以他的言行让我们有正确的信仰与正直的生活。他公开的传道并没有持续多久,只是3年半,但却是格外的充分。他每一句话语与行为都无不反映了他无穷的智慧,爱与道德上的尽善尽美。他如一盏来自完美世界的闪亮的灯,来到我们身边照耀着,一盏启明的灯,并将继续启明每一个寻找善良的人。

基督耶稣的教导包含人们为过正直生活所需要知道的一切;然而,人类的道德已变得很脆弱,以致不能仅靠人类自己的努力达到灵命更新。罪已深深地扎根于人类的本性里之中;邪恶已经在人类生活的各个方面获得如此无边的力量以致人类不能通过他们本身单独的努力去摆脱它的束缚。

因此,出于对我们罪人无比的同情,我们被他的无可测度的仁爱所感动,无罪的耶稣亲自担当了人类所有的罪过——我们每一个人的罪——为我们在十字架上做了赎罪祭。在上帝面前,用他的最纯洁的宝血洗净了我们的罪;他用他的死亡战胜了我们的死亡。然后,下降到阴府,他,作为全能的上帝,释放并带领所有希望回到上帝身边过正直生活者的灵魂。他夺走魔鬼对于人类的权势并定下了他对地狱最终审判的日子。

为什么一定要有这样一个可怕的献祭,让基督,神人,死在这可耻而极度痛苦的十字架上?是否对于上帝而言没有其它的方式来拯救人类吗?这些是我们无法领会的奥秘。我们只知道基督赎祭的苦难,及他从死者中荣耀地复活,蕴涵了一种我们藉此能重生的力量。通过这种伟大的力量,可以克服任何的障碍,任何一个罪人,不管他已经陷入罪恶的泥潭有多深,也能承受一个完全的灵命更新;他可以变成一个正直的人,甚至一个伟大的圣人。

在他从死者中复活之后的40天,耶稣基督上升天堂,作为一个神人居于天庭。他是教会的领袖,他与圣父及圣灵统治着这个世界。在他复活后的第50天,耶稣基督差遣圣灵降在使徒与信徒身上,并建立了教会,他将一切为信徒得救的需要信托给教会。

既然上帝之子亲自着手运行如此特别的行为,降到地上,呈现出他自己的人性,遭受痛苦并蒙受十字架极其可耻和极度痛苦的死亡,显然,除了耶稣基督提供给我们的路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道路可以获得救赎。

多亏了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为我们所做的一切,现在每个人能够从罪中得释放,在他恩典的帮助下,摆脱情欲的重担,变得灵命更新,开始生活得正直。任何希望能够在天国中获得永恒生命的人现在都可以被成就。魔鬼不能阻止我们,除非我们由于我们自己的粗心大意或者缺少认真而背离耶稣。

因此,多亏了耶稣基督,上帝道成肉身之子,属天的不朽与福泽不是诗人的梦想或者哲学家的幻想,而是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都可以达到的实际。每个希望能达到天堂的人,都要照救世主指明的道路及尽可能的效法他。他是完美形象的楷模、真理的至高标准,永无错误的精神权威、永不竭尽的灵感源泉。

诚然,耶稣是我们的道路,真理与生命!他是“众师之师”(就好像孔子,拜火教的创始人,佛佗,克利须那神,穆罕默德,包括今天极权主义的礼拜的创始人)如果他们的创立是为反对耶稣,或者如果他们的努力是为了“纠正”或者“改善”耶稣所说与做的事情,其结果只能证明他们是可怜的小丑。

基督是真理

上帝预定人类必须通过他唯一的独生子——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才能得以救赎。主耶稣基督一切所做与所说的都包含在《新约》被称做福音书的四卷书里了。圣经《旧约》部分包含了在耶稣降生前的先知们的圣著。他们的作用为人类接受基督就是弥赛亚作铺垫,他即是上帝的受膏者。《新约》这本书是由耶稣的弟子,使徒们所写的,更充分更细节化地阐明出耶稣基督的教导。

圣经的第一卷,起源之书/创,讲述了由上帝从无开始创造了可见与不可见的万物。起先,上帝创造天使(天堂)里不可见的世界,然后是我们可见的物质世界(地球)。为立一个物质世界的统治者,上帝创造人类,用他自己的肖像与相似物修饰他[3]。这个物质世界并不是上帝一挥手就创造出来了,而是一步步造就,在《圣经》里被称为“天”。上帝创造这个物质世界并不是出于某种需要,而是源于他仁慈的心和善良的意愿:他认为人类也应该享受生命的礼物。

因为无限的慈善,上帝创造的万物都是好的,漂亮的与纯洁的。正如天使一样,人类也预先注定与他的创造者一同承受永恒生命和永久福泽的恩典。创造者很高兴地赐予人类他最珍贵的礼物,自由意志,为了人类能在灵命成长中变得完美。通过这个礼物,上帝给予理性动物的一种尊严,远超于其他无理性的动物的,但同时这也是个考验。因上帝是无边无际海洋般的爱[4],上帝要求我们全部要以最纯洁与最无私的爱来爱他,如温柔的孩子爱他们的富有同情心的父亲。

他的愿望就是我们应该奔向他,因为我们自己也向往如此行,而且我们应该尽我们的能力最大地模仿他沿着尽善尽美有稳定地成长。

为了使我们更充分地了解他,上帝向我们显明他不是简单的单一体(单孢体),而是三者统一,或者三位一体。这意味着在上帝内心深处有一个神圣的本性或者精髓,但是有三个自由而且理性的位格——圣父,圣子和圣灵——他们相互之间很融洽与友爱。在神性中,上帝即圣父是他们三个共有神性之根源;这是他位格的特征(此表现出他有别于其他特征的位格)。在万世之前,圣子是由父而发;在万世之前,圣灵自父而发;这些是他们位格的特征。但是,单词“产生”与“发生”不带任何时代的内涵。上帝向来就是三位一体的——父,子及圣灵。

既然上帝是三个位格,一个本性,他期望他所创造的人类也应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他的三位一体的本性。换句话说,他期望人类,不是如孤立的个体,单独的“我”,而是如“我们”,如一个整体的有凝聚力的社会,由爱团结在一起,在这个社会里,每个人把他的邻居的喜悦与悲伤当作他自己的喜悦与悲伤。当然,这是创造者想要的理想社会。但是,这种所有统一的团结不是意味着抑制理性的人的个性。相反,正如创造者他自己一样,每个人拥有他特有的个性,该个性是我们无法理解的,所以在人类社会每个截然不同的人意味着他特有的个体与唯一的个性,他的独特的才能。多样性的统一首先是家庭,然后是社会,最后上升到整个人类的世界。

正如我们已经说过的,罪已经极大地损害了人类的本性。结果,人类不仅与上帝背离,而且也变得四分五裂,他们互相忌妒与争执。耶稣基督为了引导人类走上正途,与上帝相融,彼此贴近,他开始了他的传教,或者说福音[5]。“天国近了”。上帝乐于赦免我们的罪,只要人类相信上帝派遣的救世主,相信他的教文,坦荡地生活,上帝接受我们作他的儿子。耶稣基督所说的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教导人们,鼓舞人们开始为上帝、为美好、为灵命更新而活。耶稣基督所宣讲的上帝之国始于信徒之中,始于由爱所更新心中。

在他光荣的从死者中复活之后,在他上升天庭之前不久,耶稣基督曾说,他将在世界末日之前再临这个世界。基督第二次的再临不再象第一次那样,以一个普通人的模样到来,是一个极富仁慈极富同情的救世主。他生活得很贫困并温顺地承受所有罪人的责备。在世界末日来临之前,他会以一个严厉公正的法官,在天使和神灵的簇拥下降临人间,对每个人的行为施于赏罚。在基督第二次复临之前,普世死者复活的奇迹将在他万能的命令下发生。曾经居于世间的所有人的身体将在瞬间出离尘世与他们的灵魂结合。这时,每个人都要重塑他的双重性质,由灵魂和身体组成。

让我们唤回人类为永生而创的生命。死亡,在某种意义上是完全的灭绝或者终结,简单地说是不存在。我们所称的死亡只不过是短暂的灵魂与身体的分离。当身体失去了它给与生命的原理,即灵魂,就会分解成组成它的元素。灵魂,就是人类的特性,处于一种完全清醒的有意识有知觉的状态,跨越我们未知的领域,跨越我们未知的领域,直至等待基督最后的审判。在他第二次降临人间时,就会恢复我们的双重性质。
在耶稣的第二次到来,人类种族的历史将走向结束。地球和地球上的万物,物质和整个宇宙,将遭受炽热的火焰。然而,这炽热的火炉并不是在破坏这个物质世界,而是在锻造,就像一个冶炼厂,去除所有的残渣。这个物质世界将会被锻造成“一个新的天堂与新的地球,在其中居住着正直的人。[6]

耶稣将不仅对人类,而且对魔鬼及他的帮凶进行审判。这个审判将决定每种理性的动物的永恒命运。所有不希望对上帝的爱以爱作出回应的,所有做奸犯科散布谬论的,将被谴往炽热的地狱。这将是“第二次死亡”,该死亡将不是灭绝,而是以无终止与无结果的苦难与上帝完全分离。

在“新天,新地”,“新的耶路撒冷”里,一个新的生命将开始,在“新耶路撒冷”里,将会有新的生命,在那里只有幸福与永恒的生命;在那里上帝将赐予所有爱他的人永生。这就是人类渴求的真正的救赎,尽管我们从来没意识到。在那里,宽大仁慈的上帝造就人类的意图将得以充分地诠释。

耶稣是生命

那么,我们在尘世里,生命的目标就是要去继承天国里的永恒生命。为了到达慈祥的上帝面前,我们就必须用真诚、纯洁和无私的爱来回应上帝,如同他爱我们一样。

这种爱就像源泉,从短暂的生命延续到美丽永恒的生命。人类生活的理由就是要越来越像上帝,并越来越接近他。我们生活的本质就应该不断地抓住一切与上帝接近的东西,坚决抵制一切使我们远离他的事物。

怎样才能让爱的火焰和这种努力点燃我们的灵魂?一旦被点燃,我们怎样去守护它,不让它熄灭,而是让它尽可能地成为救赎的火焰,净化心灵深处所有的杂念?人是难以凭借自己的力量达到这一点,尽管他是如此真诚地渴望。激情的风流过于强大,更何况它是来自于人类的仇敌。世界充斥着罪恶,肉体甘于堕落,屈从魔鬼,世间万恶的源泉。

为了救赎,我们必须用尽全力依附耶稣,努力与他成为一体。然后他神圣的力量和仁慈的爱将会填补我们的灵魂。他们会保护我们,赐予我们力量。他们会引导我们通向永恒生命的窄道。因此,很有必要与耶稣一道:“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枝子若不在葡萄树上,自己就不能结果子,除非它坚持在葡萄藤上”。[7]换句话说,真正的灵性生命,要结出好的果实,要与灵性力量的源泉——耶稣以最亲近的方式联合在一起。否则,是不可能的。

关于教会的需要

教堂的奥秘,上帝的国度——一个远远超越人类想象的谜,一个伟大而充满智慧的谜,就这样奇迹般地被耶稣带到了我们面前。首先,当他在约旦被约翰洗礼,就在那圣灵从天降下,圣父发声之时,他圣化了水的本性。通过这种由水施洗变成上帝恩宠的渠道,赐予人类新的生命。耶稣教导一个人只有经"出自水与圣灵”[8]的洗礼,才是灵性的得生且成为教会的一员。

就像新生的婴儿一样有营养品才能成长,一个人要在浸洗的神秘下获得新生同样需要精神上的营养品,那是上帝给我们的圣餐,关于圣餐他说:我是生命之粮…我所要赐的粮,就是我的肉,为世人之生命所赐的。…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常在我里面,我也常在他里面。。永活的父怎样差我来,我又因父活着,照样,吃我肉的人,也要因我活着。[9]

在奥秘的晚餐上,在他背负十字架之前的晚上,基督他自己第一次变面包为他真正的身体,变酒为他真正的宝血,赐予他的门徒,教导他们如何遵守圣餐的礼节.
从那时开始,圣餐礼在礼拜中被举行,称作事奉圣礼。信徒领受耶稣基督的身体与宝血,因此与他联合在一起,不是以一种纯粹的想像,而是真正地实在地与他同在!一个完整的人,像耶稣基督一样,精神与肉体完整地相结合。爱开辟了精神结合的道路。同时,在圣餐中,人类不仅与上帝相连,也彼此相连;在基督中,人类是一个完整体,一个生物机体,叫做教会。这就是为什么使徒保罗呼吁教会的存在。[10]

正如上帝的化身圣子就是在圣母玛丽下得以上升为圣灵,因此,教会就在圣灵降临的那一天成立。在他复活的第50天,圣父差遣圣灵降到使徒身上。从那一天起,圣灵就一直与教会同在,给予教会生命,启明教会,牧养教会,作为一个
有些事情必须不能被忘记,特别在我们的时代当基督教被分裂为越来越多的教会与“教会区域”时。人类不仅仅只是心理上承认基督教会的真理,而是尽他们最大的努力,来维系这个生物机体。只有在教会中,只有在基督中,信徒才能找到正确的精神指导,才能获得力量,才能拥有真正的基督生活。

真正的教会,是独一且不可分割的

自教会从出自于使徒,基督的教会沿着它历史的道路已经吸收了来自许多国家的人们。它逐渐变得越来越强大,“达到耶稣长成的丰满的身材”[11]。当一颗强大的树从小小的树苗长大,或者一个成熟的成人从婴儿发展,同样地,基督的教会,曾经由12个渔夫组成,目前已经达到了花枝繁茂的景像。它变成一颗美丽的树[12],由许多藤与树叶覆盖,有一个成熟的教条,礼拜学,象征学,与规则,或者教规,包含它的生活中的所有方面与每个个体成员的生活。教会的教规是对它的生活与行动的必要的法律,正如统治着人类身体的活的有机体。

耶稣不能有几个“身体”;同样的,基督的教会只能有一个。

当代的现实生活使我们不得不去面对众多基督教派的存在。所有的教派都宣称自己是“基督教会”。既有天主教与各种不同派别的新教——浸信会,基督复临派,五旬节派,甚至还有许多狂热的邪教追崇者——都坚持他们的教导是真理。

关于基督教分裂的其中一个原因,我们可以从热力学的第二定律找到其中的原因之一:那就是每个物理系统都会倾向于最高的熵,即达到最大的混乱。尽管基督为人类的救赎建立了教会,但可以肯定的是基督教会的分裂自始至终都是魔鬼——上帝与人类古老的天敌,在扮演着主要的,最活跃的角色。

当基督称魔鬼是”说谎者与谎言之父时”[13]。他指明魔鬼使用的主要的方式,也就是,说谎。为了尽可能使很多的人远离教会,魔鬼首先试着使他们的思想对有关宗教或者异教有着错误的认识。当有人被一些新的想法所诱惑,想当然地把它当成一个神圣的启示时,他设想自己为上帝的使者,开始以极大的热情与自我牺牲的精神来传播他的有害的教条。他所做的每件事情都向着(他这么认为)“改善”“净化”或者“完善”基督教的信仰。当教会反对一些新的异端邪说,自诩为先知的人把他们自己从教会里分离出来。他们使一些信徒盲从并成立新的教会,他们宣称新的教会为真正的教会,而且他们说基督的教会已经走入歧途且并不能理解他的教导。

从使徒时代直到现在,以这种方式各种各样的异教蓬勃发展并继续这样发展。首先来自阿里乌斯教,基督一性论和圣像破坏主义。后来,罗马天主教会与真正的教会分离。宗教改革也随之而来,新教也由此产生。,于是就出现了当代无数的教派协会。这些新的宗派基本上是在很久前被大公会议宣告有罪的异教的复制品;他们仅仅是用新的语言做伪装。

对于那些踏踏实实不变地追随耶稣真正教义的人,魔鬼试图通过教会分裂与教区间的斗争使他们背离教会。再一次,他机灵地给予人们一些好的建议表面上似乎是为改正一些不足或者改善一些存在的境况。关键不在于一些特殊习惯或是外部活动,这些也许不是最重要的或是需要改正的问题。真正的问题在于人们开始在他们自己内部间反目成仇,然后分裂成敌对团体。

一个简单的信徒,怎么能在纷扰的教会,教派与迷信中认清自己的方向呢?
为了找到该问题的答案,我们必须理解真正的教会是自使徒开始一直连续的教会,从而它保存着使徒的教导,传统及从使徒传承下来的一条不曾断开的继承线,该路线从一个主教传到下一个主教。作为一个活的有机体,教会成长并发展着,但同时它必须保持它特有的神人两性的统一与一致的本性。

宗教信仰象征中,即我们说的信经,“我信唯一,神圣,传自使徒的大公教会。”这样的信仰承认了教会的唯一性,如活的有机体的统一,通过它万物很亲近地联系在一起;这意味着信仰与教条的统一,礼拜式的生活与规范的秩序。所有这些东西用以保证信徒将能分享什么是最重要的:在圣餐礼与祈祷中。不同的古老的正统教会因此以这种共融联合在一起;在本质上,他们就是一个教会,以不同的位格,反映出上帝的三位一体性与神性。

有些人提出一个理论。该理论猜想基督教的教会曾经是一个,但是后来被分成许多部分,包括东正教,天主教,新教等等;这里的每一部分都是"基督教的的教会",包含真理的各个部份,每部分都是曾经传从使徒的唯一的教会的一种片段。因此,所有教会应该现在结合在一起,首先以一种“爱的对话”,然后在祈祷,最后在圣餐礼上。同时,这些“教会”的每一个会保留它特有的教义——换句话说,它的异端。如此通向统一的问题的途径忽视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由使徒建立的真正的教会已经存在于我们特有的每一天,而且根据基督的话语,它将一直存在直到世界末日。[14]既然这样,该做的事可能是为那些已背离他而想回到他身边的人。教会不是某些社会组织;它是基督的身体!如果讨论的是简单的在人们之间的有关实践,俗世的水平的合作,那么人们通过相互的立约结合在一起是很自然的。但是既然我们在讨论与教会的统一,所有纯粹人类的事情必须搁置在一边。必要的事情是完全回到基督的身边,尽他们最大可能接受他的教义,没有任何的修改或者更新。有必要重塑由基督的使徒所建立起的教会的结构。

耶稣不能有几个“身体”;同样地,不可能有几个相同的真正的教会,因为教会是基督的身体,如每种活的有机体是不能分割的。因此教会从未被分裂过,人类也没有权利这样做。一直都存在背离教会的异教与分裂。由于这个原因,古老的教会的教规严格禁止与那些远离教堂的人与异教者在祈祷中有任何共融,直到他们通过悔改回到教会。

每个人都只能在正教,在真正的基督的身体里找到救赎。每个真正爱上帝的人都渴望与上帝统一。基督教的本质就是以爱为基础!真挚爱基督的人会因着这种爱被吸引进真正的教会中。

如果现在有些“智者”断言,有许许多多的途径能通向上帝,正如许多不同的道路可以到达山脉顶峰,它必须紧记地是上帝之子——既是神,又是人把他自己献出来作为唯一的道路、真理及生命。那些传授其他任何事情的或引导们通过其他途径的是“小偷与强盗”。[15]

结语

因为我们内在的不协调,世界上所有困难与灾难的原因是罪恶。耶稣向人类揭示从罪恶中解救的道路。我们被号召解救而不是隔绝,不是像许多只小的独木舟分散在一个风大浪急的海面上,而是在一艘由耶稣掌舵的教会的“船舰”上。

有一位神,即荣耀的三位一体,他的真理是唯一的。有一位主,耶稣基督,他的教会是唯一的。有一个宗教团体,是真实可信,正统的教会。除它以外,没有其他“途径”或者“教会”,它接受并继续接受着来自她的头领——居于教会并运行在教会中的基督及圣灵的保护与牧养。

在我们的时代,教会在数量上并不庞大。然而,上帝的话仍旧适用于教会:你们这小群,不要惧怕。我已经战胜了世界。[16]他还说:你略有一点力量,也曾遵守我的道,没有弃绝我的名。那撒但一会的,自称是犹太人,其实不是犹太人,乃是说谎话的,我要使他们来在你脚前下拜,也使他们知道我是已经爱你了。你既遵守我忍耐的道,我必在普天下人受试炼的时候,保守你免去你的试炼。[17]

在我们短暂的人生旅程中最重要的是紧紧抓住真理,道路及生命——永远与他教会临在的我主耶稣基督。

[1] 路喀福音/路加8:31

2起源之书/创3

[2]约安福音/约/若14:6

[3] 起源之书/创1:26-27

[4]约安书信一/约壹/若一 4:8-12

[5] 希腊词:福音战士,或“新经四福音”

[6] 裴特若书信二/彼后/伯后3:13;约安之启示录/默21:1-2

[7] 约安福音/约/若15:5

[8] 约安福音/约/若3:5

[9] 约安福音/约/若6:48-57

[10] 致科罗西人书/西/哥1:24

[11] 致艾弗所人书/弗4:13

[12] 玛特泰福音/太/玛13:32

[13] 约安福音/约/若8:44

[14] 玛特泰福音/太/玛16:18

[15] 约安福音/约/若10:8

[16] 路喀福音/路加12:32; 约安福音/约/若16:33

[17] 约安之默示录/默3:8-10

ruРусский
azАзербайджанский
sqАлбанский
enАнглийский
arАрабский
hyАрмянский
afАфрикаанс
bgБолгарский
cyВаллийский
huВенгерский
viВьетнамский
daДатский
heИврит
idИндонезийский
esИспанский
isИсландский
gaИрландский
itИтальянский
kkКазахский
kiКикуйю
zh
koКорейский
kuКурдский
kyКыргызский
lvЛатышский
ltЛитовский
mkМакедонский
msМалайский
mtМальтийский
mnМонгольский
deНемецкий
nlНидерландский
noНорвежский
plПольский
ptПортугальский
roРумынский
cebСебуано
srСербский
skСловацкий
swСуахили
tlТагальский язык
tgТаджикский
thТайский
tyvТувинский
trТурецкий
urУрду
uzУзбекский
faФарси
fiФинский
frФранцузский
hiХинди
csЧешский
svШведский
etЭстонский
jaЯпонский



© Russian Orthodox Mission Society of st. Serapion Kozheozersky
write us